選擇之門

殉在不願意的道裡

上升雙魚有各種對應,像是詩人、藝術家、自由業與服務業者……。但是在所有的對應中,最正宗也最合理的就是殉道者。

 

我們把殉道者排在詩人和藝術家前面,主要的原因除了本身占星術守護星的關係以外,更重要的是這個名稱涵蓋著上升雙魚最大的人生問題。對上升雙魚來說,殉道者這三個字就像是他們最重要的戒律一樣,這個詞在提醒他們,千萬不要走上某種道路。

 

對殉道者來說最重要的是感受飽滿的問題。如果我們說國王的排他性,是光明中不容一點黑暗。如果我們說叛徒的排他性是意識與理性世界的絕對。那麼雙魚座的排他性就是一杯咖啡的絕對溫度。72度的咖啡一度不多一度不少。少一度多一度都不是我要的,甚至都是值得嫌棄的。

 

可以說殉道者的感受飽滿橫蓋了一切。當然世界上很多時候現實與想像的飽滿不是同步的。也因此殉道者除了有感受不飽滿的排斥一切,也有依靠幻想讓原本不飽滿的情況變成飽滿的這種選項。中間涵蓋了一部分的真實,以及甚至三分之二以上的一廂情願或是自我催眠。

 

這個感受飽滿讓殉道者成為最無情的人。當原本自己填充的靈魂投入以及自我催眠被抽掉之後,在殉道者眼中:「曾經美好的回憶」就像黑心填充玩具的價值一樣乾癟。

 

這個感受飽滿也讓殉道者成為最有情的人。對他們來說當下的感受是貨真價實的精神糧食。如果沒有辦法得到糧食,自己的靈魂就會挨餓、衰弱甚至枯萎死亡。所以他們轟轟烈烈、不顧一切。

殉道者正如其名的願意以身殉道。至少在精神上他們早就走上了他們自己也不願意回頭的道路。

 

接下來的一切正如自己選擇一樣的順理成章。

 

一開始是很開心的,畢竟一開始的時候充滿幻覺。

 

而問題自然也在感受飽滿上。首先,感受飽滿的部份在一開始建構感受的時候,靈魂是脫離現實自由飛翔的。通常他們很少考慮現實,因為光感受的饑渴,以及想填補但是無法填補就已經讓他們快發瘋了。

 

在那些當下,殉道者不會想到最後會是一開始完全沒考慮的那些東西,讓自己的感受有一天逐漸剝落。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殉道者三不五時的遇到真愛,然後他們就想離婚。

 

問題是他們在那些當下常常沒有思考過:其實他們不願意因為需要付贍養費而讓自己過著比離婚前更拮据的人生。

 

他們常常也沒想過,當下他們願意揹的那些罵名,其實自己沒有想像中的「真的不介意」。所以即使其他人真的沒有這樣想,他們還是常常活在自認為其他人對自己有所歧視的世界中。

 

他們常常也沒想過,新的人的豐滿跟舊的人之所以乾癟在本質上是一樣的。當自己一點一點的因為現實而無法繼續填充下去的時候,原本的快樂跟鏡花水月終究會一恍而過,等待的仍然是充滿著一堆現實的問題。

 

他們也沒想過,或許三五年之後又遇到更有感覺的人。想得到但是負擔已經過大了,自己的靈魂更饑渴了,但是能夠實現的機率則更小。越餓卻越得不到。

 

他們也沒想過,或許雖然過去的人也是自己填充之後的結果,但實際上這個人並沒有建構認知中的那麼乾癟。許多當下的乾癟其實是新人勝舊人時的抹黑。當有一天他自己發現:一開始的人還是更照顧自己的時候,傷害已經造成了。如果運氣又不好的話,可能一切都來不及了!

 

殉道者就這樣殉在自己越來越不願意的道裡。原本殉道的選擇是為了滿足快樂或無悔的信念,卻很嘲弄的得到:即使後悔了也只能認了,就算痛苦也只能繼續走下去的人生。

 

所以殉道者們,選擇殉道前請三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