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之門

關於叛徒

在這個年代裡,要把叛徒寫好可不容易。主要的原因是:雖然這個比例很低,但還是存在著土星加重同時天王星無力化的這種叛徒。也因此用同樣的方式去敘述叛徒似乎有點不公平。

 

但比例很低也是一個很難動搖的事實。首先占星術目前已知的星體中,實際上也沒有和天王星逆反的星體存在。

 

開朗的木星,有一個滯鬱的土星和它成對。世代星當中渙散的海王星至少也有意志力灌注的太陽成對。

 

因此目前占星術當中是沒有任何力量能和天王星形成割據之勢。

 

你可能會說土星,但實際上在正常的狀態中土星會加強天王星的作用。

 

另外,天王星的移動速度很慢,如果要靠星座底氣去讓天王星無力化,這個難度本身就很高,因為能讓天王星無力的星座很少。也因此這會造就出某些世代,要出現天王星在本質上直接無力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不要加強就不錯了。

 

不容易寫的第二個原因是:畢竟這個年代有賈神這個指標在。由於指標過分強大,以致於現在有許多的叛徒對於立身處世的哲學堅定更勝以往。而問題在於當支持的人數一多,是非觀念就混淆了!

 

雖然如此,但是上升水瓶這個星座在本質上與癌症有關依舊是事實。如果你的占星程度在推運以上,癌症離世的,無論是命盤本人或是間接的從命盤主人看到的命盤父母兄弟姊妹等等。都和天王星、水瓶座脫離不了關係。

 

我的確不是醫學方面出身,但是你要說叛徒的容易致癌純粹是運氣,或是對叛徒來說,只有他們剛好是身心靈是互相分開的,所以叛徒的容易致癌是一個跟品性和人格特質無關的問題。我只能說:這種說法真的是見鬼了。(我只想做事實表述,沒有要引戰的意思。)

 

同樣的,上升水瓶的對應一樣很多,包括科技人、科學家、研發人緣、群眾運動者、媒體人……。而我們把叛徒放在第一優先的原因在於:一來在占星術的學術上,兩個奴隸的階級:魔羯與水瓶,忠實的管家與叛徒正是叛徒與管家的最大區別。另一方面,無論有什麼樣的原因和理由,意識上的背叛不但是事實,更是常駐的存在。

 

叛徒的優點在於他們的跳脫思維,這讓他們往往和他人同樣思考同一件事情的時候,可以找到不能入手處入手。所以叛徒或是我們說水瓶座的道確實是能夠打出一片天地的。

 

當然奇正之間孰是孰非,以及該怎樣做之前孫子的系列有說過,這裡我們就不再重複。

 

值得一提的,很多人都會認為叛徒這樣子很聰明又有智慧。但在占星術當中成為聰明的代名詞的是王子,成為智慧代名詞的是還有另一個別稱叫做哲學家的傳道者。箇中原因是值得玩味的。

 

而叛徒最大的問題則是超乎一般人的尺度,以及缺乏仁心。

 

如果以孫子的標準來說智信仁勇嚴,主要是缺仁,但是缺仁的時候信也就動搖了。

 

有一個虛擬的例子很貼近叛徒的做事方式。如果你看過進擊的巨人的話,當第一層圍牆破了,人民湧到第二層來,因此土地與糧食不夠了。因此政府組織了號稱奪回土地的反攻,但是主要目的卻是讓他們送死減少人口平衡糧食問題。

 

有效,但是身分換置的話這是一個不仁的決定。當然也許也會有人說,不仁或許是一種大仁,水瓶座的道總是很容易出現兩樣的支持者。

 

也因此今天這一篇我不打算寫死,我打算開放的去做,或許最後的結果會變成各有各的支持者。

 

我不知道是否在這樣的形式之下,需要的人能夠看到我想要給你們看到的光明。我也不否認這樣的方式也有可能更推進一些人往錯誤的方向前進。

 

或許這也正是目前水瓶座的道很難有一個底定評價的原因,而我之所以這樣選,是想要留下意見分歧的原貌。

 

這個例子是:一般人我們找工作上班,我們想要把工作做好,因為或許工作做好關乎於成就、關乎於養家活口、關乎於我能不能加薪帶女朋友出去玩……等等。

 

先看一般大多數人的版本:所以我就多花時間磨練好我的技術,我也去多參加活動聚會認識人脈增加我的案源,擠出時間在職進修……。

 

而叛徒的選擇會很自然的多出:很簡單,我找第四級甚至六級城市找代工,我用四分之一不到的價格得到成果,我不用工作,我只需要監督好時程,讓事情不出包就可以了。對我來說這甚至是一點點的代價換來巨大的名望和追捧。

 

(輕鬆是叛徒格局的重點需求,但是這個議題不在今天的討論範圍)

 

而壓榨的問題呢?偶爾給這些壓榨代工加個薪我也可以沒有罪惡感了。

 

甚至我這樣做久了,我還可以開班授徒,這樣我連工作都可以不用做就夠我賺飽了。然後我搞代工串連資源分享就可以了。

 

我相信應該會有人覺得這樣很棒。甚至覺得超讚,為什麼別人想得到我想不到?

 

或許有人會說:可是做生意不是都是這樣子嗎?區別的方式很簡單,其他做生意的道會講求共榮,也就是我給我的職員儀表堂堂,有形象有技術…..等等,這與叛徒偷偷隱著做是截然不同的。

 

但是我還是想補充兩點:

 

首先,戲劇系出身的我,如果我今天寫一個劇本,主角是這樣的設定之餘,然後他還是一個感情始終如一、對朋友講義氣…..。雖然不是絕對不可能,但是如果我的劇本真的這樣寫,我想至少會有一半的觀眾覺得這個劇本的角色性格根本不統一。即角色設定違反人性。

 

而在茫茫人海中,能遇到真的剛好違反人性的存在,自己的祖先得積不少德!所以很自然的這樣的枕邊人,值得信賴還是不值得信賴?這大概又是兩面議題了!

 

第二,在能量失衡的狀況下,你會願意對這樣的人給出真誠的建言嗎?

 

這就是為什麼水瓶座在占星術當中是人際關係的星座,他們也確實的深入人際關係,但是他們的人際關係並沒有真正很好的原因。

 

更重要的當然是:沒有人知道叛徒的不仁會不會用在自己身上,以及什麼時候會用在自己身上?

 

而在交錯重疊之下,實際上真正能成為賈神的人是少之又少的。這就是為什麼更多的叛徒,能夠很舒服輕鬆的活在一種狀態中,但是要更好也沒有了的原因。

 

即:爽日子的同時也是聰明與智慧的阻絕。

 

當然我知道我講的是廢話,總是會有人覺得那樣子更輕鬆更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