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的奴隸

在所有的位階中,奴隸(魔羯,以上升為主)是相當難寫的位階。因為基本的奴隸就有三大類。

 

要把奴隸說清楚,當然需要先解釋承擔與受苦的那個部分。

 

總結來說,奴隸後來都會是忍耐的。並且久而久之忍耐會成為一種習慣。這些忍耐分為很多種。

 

(以下的分類實際上界線很模糊,很可能一個人本身是兩種、三種狀態並存)

 

來自家庭的:

 

通常這一類有一部分來自較富裕的家庭,或是父母有必須對外彰顯的需要。這一類的奴隸,會在高度要求和高度制約的狀態下長大。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在行為狀態上稍微有點跳出規矩就會被制止。因為父母的需要,所以小孩子必然的被限定在一種標準當中。

 

例如:因為是官商大老或業界知名人士生出的小孩,當父母主辦或是應邀參加飯局。對上需要展現自家的品質,對下需要做出典範。

 

例如你會看到他們的筷子拿的非常標準。(而這個標準的背後,可能來自於在家中練習時,無數次的喝斥。)並且由小到大都是被盯著的狀態,自由度很低變化也很小的要符合某種形態。

 

還有一種更慘的是:家道中落之後出生的孩子,或是成長的過程中歷經家道中落的事實。

 

昔日的榮光已不復見,但是在尊嚴維持,以及「雖然低了,但是無論如何不能被看不起」的心理要求下,他們同樣的會被限定在一種標準當中,也由於父母本身的狀態不好,導致中間的要求或多或少會帶著嫌惡。這與上述那種家庭運還可以,可以有賞有罰的待遇大相逕庭。

 

忍過覺得不錯的:

 

這一類指的是中間曾經忍過,並且由於忍耐的過程中,也相應的得到了不錯的回饋,並且在意識上認同、喜歡,甚至開始認定或是潛移默化的把忍耐當做有效方法的。

 

例如曾經忍玩樂,忍休息。因為減少逸樂,而在許多環節勝過他人。由於自己嚐過甜頭,一般來說這會逐漸導致這個人自發的自律。

 

久而久之,在許多小地方甚至會自願的選擇吃一點虧。

 

看起來這一類已經深入本能,照理說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正是因為我本來的狀態就已經是後退一步了,所以實際上他們對於別人居然還要再進一步的狀態,將會異常的敏感,也更容易因此而失衡。

 

意識上清楚要忍的:

 

特色是自己的內在並不接受,甚至排斥感很大。也就是雖然內心當中極度不想或是不願意,但是還是知道忍耐是對的。

 

通常這一類的忍耐,除非絕對的放棄,否則似乎結束忍耐的時間都遙遙無期。

 

例如:事業上的忍耐、對婚姻關係本身的忍耐、對婚姻關係父母家人、親戚朋友的忍耐、身分或立場的忍耐。

 

在所有的忍耐中,這一類的問題最大。主要是內在根本上的不認同。所以會比其他類更容易導致痛苦值飆高。

 

有索求的忍耐:

 

跟上一類很像的地方在於內心的接受度不高。也就是忍耐完全是為了有賺。在現實的情況下,有賺可以是賺物質的部份,也可以是賺一種感覺。

 

例如:我只是想表現出我個人比較高貴,所以很多東西其實我很在意,但是卻刻意表現出大度的樣子。

 

總結來說,奴隸很容易成為一個忍耐者。共同點的部份在於他們依靠努力去維持一種平衡。而平衡總會出現失衡的時候。而在失衡面對的過程中會造就出一小部分的人上人,一大部分的愛囉嗦和愛抱怨的平凡人,另一大部分的無法脫離者,以及一小部分的扭曲者。

 

無法脫離者是忍耐忍成了習慣,由於本身遇人不淑的機率頗高,但是在狀態和心理上很容易出現寧爛勿缺的現象,所以最後會持續的忍下去,把自己的人生拖垮。

 

什麼老婆水性楊花的,或是老公沉迷電玩賭博沉迷嫖妓的。或許因為孩子,或許也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好的本錢了,奴隸很容易繼續的原諒對方,然後等待下一次一樣的問題重複。

 

這一類沒什麼可說的,對他們來說要脫離慘痛的人生,在於更充分的準備與更勇敢的勇氣。很多時候為了孩子,還是為了「父母不希望看到自己離婚」什麼的。主要還是藉口,源頭是自己對於其他的選擇過於害怕,喪失了面對嶄新生活的勇氣。

 

第二大類是平凡的奴隸。以零星的小成就,與成就前後許多的囉嗦和抱怨參差交錯,貫穿自己的整個人生。

 

扭曲者則是長時間嚴重的忍耐導致自己失衡,然後在補償心理的狀態下,走上極端的道路。以上三大類都有可能交集。

 

剩下的是能轉化成功的人上人。

 

雖然大多數的奴隸都是好人,但是由於反動的不同,噁心的奴隸比例也不低。

 

這個失衡可能是一句話,一個眼光,一種他自己認定的現場氛圍。總之,當奴隸失衡的時候,對他們來說過去的忍耐一瞬間就會失去價值。

 

以實際的狀況來說,奴隸在過程中忍耐的,確實有很多是不合理的,但也有部分是理想給了自己更美的境遇期待,但現實永遠有落差。

 

所以我們曾經看過不少忍到快升經理然後不幹的,也看過不少小三忍到快扶正的時候說:「老娘不甘願了」。

 

一般來說這種忍到逼近最後才放棄的,問題比較小,頂多就是自己最後沒辦法忍到終點前功盡棄。比較恐怖的是那種扭曲的。

 

一旦扭曲更加嚴重,甚至別人給予的是正常待遇,對他們來說都有可能會變成不符合期待。

 

而影響最後事情往好結局或壞結局的關鍵關卡,在於接下來是昇華了還是執著了,是在困難當中勵精圖治,還是自暴自棄。或許確實太不平衡了,所以即使是走向補償的道路,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這個選擇會讓自己如同餓鬼一般持續的傷害別人,最終也傷害自己。

 

舉一些我們曾經看過的鬼:

 

在親戚朋友面前受到壓力,回家之後把桌上所有的水果翻倒在地上,要自己的小孩像乞丐一樣一顆一顆揀回來的。

 

在老公過世之後,捏造事端把人開除的。而原因只是因為以前他跟你和你老公打招呼的時候有所不同。即:「董事長,您好。」和:「董事長夫人,你好。」

 

當自己的景況變好後,讓當計程車司機的妹夫載他去機場的時候,一句也不說的讓人等自己六個小時的。

 

知道這群人口袋不夠深,不夠錢和時間跟妳打官司,遣散了十幾個員工,之後談和解,最後只付了十分之一的遣散費。只因為你猜測這十幾個人都知道你老公有小三,並且都不願意告訴你。

 

老婆在一線城市賺錢,不工作沉迷賭博,兩個小孩子伍佰元要過一個禮拜。另一個對照的是,老公在一線城市賺錢,媳婦在老家虐待公婆,老公完全被瞞住的。

 

原則上我們是贊成換了位子應該要換腦袋的。因為不同的位置會需要不同的同理心、思考與決斷。只不過扭曲奴隸的換了位置換了腦袋,往往是憎惡度升級的那種。

 

而實際上就本事而言,奴隸是可以脫胎換骨,並且往天堂的道路前進的。畢竟奴隸的道在本質上,是可以打造一個持續運轉機器的道。

 

也因此對奴隸來說,一方面你需要看清現實的眼光與逃離錯誤的勇氣。另一方面,如果奴隸可以放下並轉化自己曾經承受過的痛苦,或至少較正常的傾洩自己的不滿,並將它化為有利的動力。奴隸完全有能力打造一個讓自己幸福,也讓周圍的人一起幸福的機制。

 

正如曼德拉所說的:在走出囚室,經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那一刻,我已經清楚,如果自己不能把悲傷和怨恨留在身后,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

 

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奴隸,都能成為打造天堂的奴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